搏击

学者基础学科是国家文明的种子

2019-11-09 19:30:4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学者:基础学科是国家“文明的种子”

  2013年11月11日 17:02 来源:武汉晚报

  针对社会上流行的 读中文过时 的说法,许多专家认为,这显然是错误的,中文等基础学科永不过时。

  基础学科永不过时

  10多年前,我就给中央有关部门写信反映过。 对于基础学科的现状,着名历史学家章开沅一直很忧心。他说,这个现象比较复杂,是个全球问题,只不过中国的最严重, 不能这样下去了。 昨天,谈到这里,章开沅有些激动。

  他说,文史哲,当然还有单一的数理化生地等基础学科,都不是很受重视,尤其以文史哲为最。而站立在应用学科之上的科技,却无比风光,这也就让人们重理轻文,重实用轻基础,造成人文精神、人文关怀的一种失落。

  导致这一现状的深层次原因,章开沅把它归结为科技的发展。他说,科技发展本身是好事情,但人类没有很好地面对,甚至没有真正地让它给人类以福祉。所以现在全球面临许多问题。 这靠科技本身无法解决,只有靠人文。 因为科技的发展带来了社会的飞速发展,于是科技就很吃香。当然这是物质文明发展的需求,社会发展的需求,国家之间还存在着竞争,科技自然就放在很重要的位置。这无可厚非。但这不能忘记另一方面,那就是科技是人掌握的,要看科技是掌握在什么人手里,因为科技可以有利于人类,也可以有害于人类,比如化学武器、核武等等。

  他说,这是个全球性的问题,这个问题会把人类带向毁灭,比如战争,人类之间互相残杀,如果核战就更恐怖。另一个问题,就是助长了无止境的物欲追求。这样,相对来说,人类对精神文明、对人文精神就重视不够了。

  保留文明种子的需要

  厦门大学教科院博士导师别敦荣教授认为,开办基础学科是人类的需要,是一个国家保留文明种子的需要。

  他说,中文系是 中国语言文学系 的简称,一般开设中国文学、汉语言学、古典文献学、应用语言学等专业,所有这些专业都不会有很高的就业率,这是由学科性质决定的。中文系虽然开办了一些应用型专业,但却不是培养文学家的,也不是培养文字秘书工作人员的。很多人为此发出中文系 过时 的感叹。与此相类似,史学、哲学、化学、数学、理学等基础学科,也受到人们质疑。基础学科过时论,不仅在社会上而且在高校也很有市场。

  为什么就业不好,高校还要开办这些学科、培养相关专业的人才?别敦荣说,这不只是一个要不要开办的问题,还有一个应该不应该开办的问题。这也不只是中国高校面临的问题,而是世界高等教育的共同问题。基础学科,包括自然科学和人文学科,是人类文明的结晶,也是人类文明进步不可缺少的要素。它们不是社会部分人群的需要,而是社会每一个人的需要。基础学科是社会每一个人文明化的需要,从基础教育到高等教育,每一个人都不可缺少。

  培根曾经说过: 读史使人明智,读诗使人灵秀,数学使人周密,科学使人深刻,伦理学使人庄重,逻辑修辞使人善辩,凡有所学,皆成性格。 所以,开办基础学科,是人类的需要,是一个国家保留文明种子的需要。

  别敦荣认为,从根本上说,基础学科及相关专业的开办,不仅仅只是为了就业,而且是为了传承文化,延续文明。所以,在很多国家,极少将基础学科及相关专业的教育与就业直接相联系,更不能用就业率、收益率等来衡量基础学科及相关专业的办学价值。也就是说,即便就业率为零,各基础学科及相关专业仍然有存在的必要,因为这些学科和专业并不完全是因为其自身的需要而存在的。

  科技解决不了一切

  那么,日渐受冷的基础学科与受到追捧的应用学科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

  科学与人文,如车之双轮,鸟之双翼,缺一不可。 章开沅说,轻基础学科重应用学科、重理轻文,使人类面临巨大危机,如资源浪费、领士问题等等。轻视人文,还导致了犯罪率的升高,人们无止境地追求物质,拜金主义盛行。这都是科技解决不了的,得靠人文精神。

  基础学科与应用学科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 根 深才能 叶 茂。章开沅把基础学科喻为 根 ,应用学科自然就是 叶 了。 当然,没有叶,根也会腐烂。 他说,应用学科当然也会产生新的基础学科。

  他说,基础学科就好比是根,只有根扎得深,等到气候、阳光、雨水等条件适宜的时候,它就能比其他的树长得更茂盛,叶才能更茂盛,开花结果自然也就更多、更好。这就好比是少林寺的和尚学武,一开始都是做像砍柴、提水这样的杂活,少林寺提水不给扁担的,就是为了练腰腿功夫,这是武术的基础,没有扎实的腰腿功夫,打出来的就是花拳绣腿。

  别敦荣认为,应用学科是在基础学科的基础上生长起来的,离开了基础学科,应用学科就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没有物理学,就没有机械、电器等应用学科;没有经济学、政治学,就不可能有财政学、会计学、行政学等应用学科。

  在一所高校,可以说,基础学科是 根 ,应用学科是 枝 。基础学科强,则应用学科发达;基础学科弱,应用学科的发展则缺乏后劲。而这是相互依存、相互促进的关系,处理好二者的关系,高校就能实现学科专业良性发展、有序发展、持续发展,否则,高校就可能陷入平庸,难以办出水平。尤其是创建高水平大学,必须处理好基础学科和应用学科的关系,绝不能追求短期效应,而应着眼于大学的永恒发展需要。

  别敦荣说: 基础学科是每个人提高素质、升华情感、陶铸精神、培育人性的根本出路。基础学科的重要性不在于就业率高低,更不在于创造财富的多少,而在于它的非功利性,在于每一个人素质养成的需要,基础学科也是其他学科的基础,是其他学科发展所不可缺少的。 ( 屈建成 通讯员 王凤燕)

武汉手机网
冰雪
内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