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盖世帝尊 正文 第三千六百七十七章 道族来历

2019-10-12 17:42:5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盖世帝尊 正文 第三千六百七十七章 道族来历

“护道者一脉....”

对于诸天星海的护道者一脉,现在还知晓的人太稀少了,即便是一个非常久远的年代,护道者一脉崩灭,那个时代胆敢议论的也屈指可数。

这是一个禁忌,一个谁都不愿意提起的禁忌!

流传到现在知道的人更是少,羊泉之所以了解,是因为追问始祖仙门之事,知道的护道者一脉的事。

相隔的太久远,唯独纵横星海的伟大存在才经历那个年代,护道者一脉更是和仙门息息相关!

护道者一脉,驾临在诸天星海之上,掌管仙门,这个势力曾经比仙庭还要恐怖,他们代代相传,终觉有一天还是崩塌了。

因为这个势力太特殊了,掌管仙门!

光这一条,足以让纵横星海的大人物忌惮

,当年护道者一脉崩塌,宇宙最可怕的群族多数都参与了!

本以为斩草除根,彻底毁掉护道者一脉。

可是羊泉没有想到,在这里听到一个古老的姓氏,道姓!

这让羊泉的内心震动,不过他不敢过多追问,生怕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如果护道者一脉真的延续下来,这是一件足以轰动星海的超级事件!

“孽种后代不可能还留下,可是道族的确存在,血脉竟然延续下来了,不可思议,太不可思议了!”

羊泉的内心腾起杀光,当年天羊星的始祖都参与了,他从始祖的话中知晓护道者一脉的可怕,那么多可怕群族的领军强者参与,可是也死伤惨重,才将这个势力拔除。

“你等大老远而来,我们天庭好心迎接。”

道鹏一肚子的火气,怒道:“你们倒好,看不起我们吗?虽然不知道你们什么来历,可是我们天庭可不是软柿子。”

“哈哈哈哈!”

羊泉大笑,震动这片苍穹,数不清的星斗都在摇动,无边星海都跟着起伏,他的威势越发的可怖了,因为突然得到护道者一脉的消息,心绪不平。

“好恐怖,那是哪族强者?”

“这个人我从来没有见过,竟然是如此年轻的大帝,到底从何而来?”

这里爆发的动静太大了,惊动一些路过的强者,纷纷心惊,遥望过去,天庭连宇宙至强者都不敢轻易冒犯,一个大帝招惹天庭?

“你笑什么?”天庭人马都大怒,内心一直绷着一根线,轻易不可开杀戒!

“笑尔等无知,看来你们什么都不知道。”

这群生灵都摇头,纷纷他们感觉玄黄大世界的势力,能和诸天星海比肩?能和羊泉背后的超级群族比肩吗?他们感觉这里封印的太久远了,连诸天星海是什么都不清楚。

“我没工夫在这里和你废话!”

羊泉背负双手,冷眸俯视着这些人,淡淡开口:“去,将你们天庭的教主叫来,我要和他对话!”

“就凭你,还想见道天帝?”

一头黑漆漆的古兽横穿而来,冷眸盯着这些人喝道:“你们以为道天帝是谁,是谁都能见得?”

“道天帝?”

“好大的口气,我倒要看一看,是谁胆敢以天帝自居!”

“真把他当做仙庭之主了不成?到目前为止,谁胆敢以天帝之巨!”

“可笑之极,还道天帝,将道尊置于何地,还有你是何人?胆敢在羊泉面前放肆,你可知道羊泉乃是宇宙之子,都要闯入宇宙十大无敌英杰的年轻至尊!”

瞳庆他们神色震怒,他们是谁?羊泉是谁?以羊泉的地位,诸天星海中的超级群族,可都不敢轻易忽视!

“道天帝?”

羊泉的内心越发的冰寒,又是一个姓道的?难道护道者一脉在这里生根发芽了不成!

“我乃道天帝坐骑!”

黑角兽一句话,让瞳庆他们的内心有些惊悚了,在怎么说也是一个帝境,虽然说只是普普通通的古王,可是能有这样的坐骑,这个道天帝岂能弱了?

“让他出来见我!”

羊泉心绪起伏,盯着黑角兽,自身弥漫着一重又一重恐怖气流,堪称一尊开天辟地的至尊在这里苏醒,所弥漫出来的气机,让这片星空都在扭曲。

黑角兽呼吸沉重,无边压力袭身,他有一种被炼死的趋势。

道擎冷哼,一角踏出去,开辟诸天,仿若一团诸天道火在燃烧,炽盛可怖的气血渗透而出,和黑角兽的气息连成一片,抵挡羊泉。

瞳庆他们怜悯的目光看着道擎和黑角兽,羊泉是谁?年轻一代无敌英杰,诸天帝之下近乎无敌的存在!

“就凭你们,也敢拦我的路?”

羊泉神情冷漠:“什么天庭,什么道天帝,连见我的勇气都没有?可笑,都给我滚!”

羊泉整体气势爆发,这片星空都在剧烈摇颤,数不清的星斗都在崩塌,这一刻羊泉的威势恐怖之极,推动漫天星海之力,如一尊无敌战神,战力恐怖绝世!

“轰隆!”

豁然间,颤抖的星空欲要塌裂,南天门中,伸展出一只手,简直压塌了整个诸天,这一只手太可怕了,从南天门中伸展出来,向着羊泉这行人压盖而来!

“准诸天帝。”

羊泉的眸子微缩,冷喝道:“不顾规则出手吗?还是你就是道天帝!”

“哼,可笑,还不顾规则,你一个大帝,我们才刚踏入帝境。”

道擎冷漠开口:“至于道天帝,前段时间刚斩掉三大准诸天帝,你觉得这个答复满意吗?”

“什么?”

瞳庆他们的脸色有些不正常,斩杀三大准诸天帝?这是极端可怕的战绩,即便是在诸天星海中,也足以傲视星海,成为一方可怕的大人物!

“诸位远来是客,何不到天庭一坐?”

扫地老人的声音炸响了,悠远而进,隆隆而鸣,让无尽之海都卷动起九天骇浪!

“话不投机,我们走。”

羊泉整体气息内敛,抬起脚步就走,瞳庆他们愣了愣,也紧跟他的脚步。

扫地老人的脸色变幻不定,这些人来这里,他不知道是福还是祸。

若是强行阻截,会出现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他们既然能够横渡无尽之海,身上绝对有大杀器!

唐山治疗性病费用
承德治疗阴道炎费用
昆明治疗卵巢炎方法
唐山治疗性病医院
承德治疗阴道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