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最强风暴第十五章狗屎运也是一种运气

2020-01-20 22:43:5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最强风暴 第十五章 狗屎运也是一种运气

“二公子段尘竟然具备战气,这真是我们战元大路战士的耻辱呀!试问你是吃了什么狗屎,才有了这番好运呀?”林洋言语恶毒,浑身源力爆发,金黄战气在周身逸散,凝集成两道气刃,强势剿杀了纠缠的火焰豺狼豺狼,并震慑住了觊觎段尘的那只。

“狗屎运也是一种运气,不像某些人整天扮狗腿子还吃不到狗屎。”段尘同样恶毒的言语还击,靠打架,或许他并不是最在行的,但是,论斗嘴,段尘还没有怕过谁。

段尘有一种预感,今年自己绝对是行大运了,而且就是林洋口中的狗屎运!以前自己不具备五行属性,无法成为战士、更无法修炼,因此没少受林家大公子林峰和眼前这个狗腿子林洋的欺负,可是现在自己已经快要晋升战师了,这个林洋还敢独自一人来欺负自己,这不是摆明的让自己杀了他吗?这绝对就是狗屎运!独一无二的狗屎运!

狗屎运,也是一种运气,而且还是一种十分特别的运气。他是自然界不论是人欲还是手语还是兽语都无法解释清楚的运气,它会给它的主人,带来意想不到的好处,而且这些好处,往往都是非常意外的,这种好处有时候可以逆天,有时候可以改命,同时,也会让其他人羡慕嫉妒恨!

可以说,狗屎运,是幸运中的另类,幸运中的极品,幸运中的战斗机!

天下间幸运儿很多,但能够走狗屎运的,绝对很少!而且是是可遇而不可求,可求而不可有,可有而不可用的。

段尘觉得自己并不是什么幸运儿,因为他从来没有干过什么好事,吃喝嫖赌、烧杀强虐倒是样样精通,段尘觉得自己这种人是不可能成为幸运儿的,更别提什么走什么好运了,但是这种羡煞旁人、逆天改命的狗屎运倒是可以多走几次,而且越多越好。

狗屎运最大的一个特点便是:吃完狗屎运继续吃狗屎运!一而再再而三、接二连三、接三连四。

而这种陆陆续续、接踵而来的狗屎运,是所有人做梦都想得到的东西!

就拿段尘来说,虽然被林峰个郭瑾钰骗到黄狮森林并且将其斩杀、尸沉湖底,可谁知道兽皇的最后一丝残魂就在这个湖底呢,将段尘吃狗屎运的救活并且送上‘噬妖逆天诀’的传承,然后再一次吃狗屎运的遇到了一只受伤的变异妖兽喷水电鳗,让段尘这个废人一举成为了一名战徒,而且有望晋升战师。

这都不算什么,令人羡慕嫉妒恨的是段尘吃狗屎运的遇到了自己仇人身边的狗腿子林洋。

也许,这就是天意!段尘深深地点了点头,在心里认同的念叨。

“你才是狗腿子呢!!”林洋气急败坏的吼道,他最恨的就是别人骂他是狗腿子,金色的战气迅速向手掌盘踞。

“咋滴?这不是一个‘声高就有理’的世界,叫得再高你还是狗腿子,冒昧的问一句身为狗腿子的你为什么会吃不到狗屎运呢?是长相丑与帅的问题还是人品好与坏的问题?”段尘还是死死盯住林洋,待得zǐ色雷战气和凝血丹的药力被彻底炼化,身体的伤势被药力和战气滋润的差不多,眼底狠芒闪动,猛的窜射出去。

刚才说的那么多就是为了拖延时间,为了给恢复伤势拖延时间,否则受重伤的段尘无论如何都不会是同为即将晋升战师级别的林洋的对手的。

六步之后双腿猛地发力、借势腾跃,凌空迅速翻腾,啪的扣住头顶枝杈,顺势把自己甩向半空。

伤势已好、无需做作,主动出击!!

咦?这废物怎么这么灵活了?段尘微微诧异,但嘴角依旧嗜着狞笑,黄金战气在双手凝聚成刀刃的轮廓,见机行事、随时出击。

“来吧!”段尘身躯在半空翻飞,右脚猛地踢在树枝上,借助树枝之间的弹力和身体的下冲之力借势俯冲而下,背金大刀紧握手中、只取林洋的脑袋。

只要林洋不躲闪,段尘完全可以轻轻松松的将他的脑袋劈成两半。

就趁现在!!林洋心头暗暗说了一句,眉毛微皱,精神微震,蓄势已久的气刃当空爆射,瞬间粉碎脆弱的空气,,凶猛的势头仿佛真正的神兵利器直奔段尘而来。

段尘面沉如水,在气刃距离眼前只剩一米的那一刻,腰部猛地发力在半空一个三百六十度的大旋转,接着真个身躯猛的向旁偏转,险之又险的避开吹毛立断的气刃,同时手中大刀高高举起当空劈下,这架势跟沉香劈华山救三圣母似得,霸道绝伦、刚猛异常。

锋利的刀刃划破空气,沿途形成一股无形的小型气流,光是这种渗人的气流都极有可能劈开林洋的头发和头皮。

“雕虫小技,让你见识见识金属性的独特之处。”林洋冷然哼声,右手长剑一瞬间抬起准确无误的抵挡住段尘只劈而下的背金大刀。

“彭彭”两把凡级低阶的兵器重重的撞击在一起,溅起一阵阵性感的小火花,疯狂弹射力和俯冲而下的力量合二为一聚集背金大刀尽数向林洋肆虐而来,或许是感受到了这股宝刀的力量,在吼叫的同时林洋的身体表面竟然泛起一股薄薄的金黄战气,像是一件铠甲披在了身上。

“废物,金属性最强悍的便是防御,虽然战气只有在触摸到战师级别瓶颈的时候才可以外显,但是只要是金属性的战士无论是什么级别都可以战气外显,怎么样?废物,长见识了吧?!哈哈哈哈……..”也许是在正面强势抵挡住了段尘的进攻,林洋近乎疯狂的大笑起来。

“再凶猛的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再牢固的防御也有出现裂痕的时候,嘿嘿…….”段尘诡异一笑,下身的右脚快速踹了出去,目标:下阴。

林洋双臂力量肆虐一剑劈开段尘。身躯扭动灵巧的闪避过去,体内战气再度凝聚左手,黄金气刃锁定段尘蓄势待发。

然而…....段尘翻腾落地之后没有任何停顿,借助下坠的力量猛的弹起,粗野的撞向林洋。

啊!!林洋猝不及防,小腹被段尘的脑袋撞照,被撞的踉跄后退,左手刚刚积聚起来的黄金气刃因为小腹的疼痛随之瓦解破碎。

“狗腿子来了一个狗吃屎,你说这是不是狗屎运呀?!!”段尘笑嘻嘻的反问,语言侮辱完毕之后,身躯再度恶狠狠的扑杀上来,刚劲凶猛的格斗招式全力施展,发起狂风暴雨式的猛攻,与此同时,体内战气涌动,浑身杀气凝聚,双手浮现出zǐ色的圆球。

二人的兵器都被打落在一旁,深深的插在土壤中。用拳头、肘子、手掌、手臂进行着最直接、最有效、最野蛮的进攻。

拳头横冲,杀气弥漫!

手肘冷对,寸劲相持!

掌影翻飞,zǐ光飘舞!

“战气外显?!你达到低阶战师了?还有你这是什么战气?绝对不是水战气!”林洋微微吃了惊,战气外显是战师低阶的标志,段尘怎么可能达到战师?他们这些人从八岁洗练之后便开始修炼,整整十年了才有几个达到战师级别。可是现在………

战徒晋升战师是一个质的飞跃,不然也不会十年才有几个人达到战师,一旦突破战师你就可能得到家族的栽培,甚至会被宗门相中,如果在二十岁之前还突破不到战师,那么就只能在家族中当一名小小的守卫。

眼前的段尘竟然…….突破战师?!

在林洋失神的微妙时刻,段尘借势抓住机会,攻势再度提升,劲爆拳头、强劲手掌和凶猛手肘密密麻麻的击打在了段尘的胸口,zǐ色雷战气随即轰去。

轰轰轰!啪啪啪!雷战气在林洋的胸口肆意爆开,爆开了外面的衣服,爆开了里面的皮肤、爆开了内在的肉块。

“嘶,你这到底是什么战气?”林洋悚然一惊,失声惨叫,这种站战气竟然还会爆炸?有一种说不出的疼痛感。

“回答你的第一个问题:小爷我还没有达到战师;回答你的第二个问题:这是让你下地狱的战气!”段尘越发的狰狞,俨然失控的野兽不断地前赴后继,发起猛攻。

“废物,你给我死开!!”说不出的疼痛感让林洋幕然爆吼,一边催动战气汇集胸口来雷战气的侵袭,一边双手凝聚战气形成黄金气刃。

“不好。”时刻保持警惕心的段尘在察觉黄金气刃的同时,双腿发力猛的翻身弹起,迅速向着后方闪避。

轰!!气刃距离段尘的肩膀只相距一厘米,接着巧之又巧轰了过去,不远处一棵大腿粗的小树在气刃袭来的那一刻应声而断。

林洋猛地跪在地上、双臂撑地支撑着身体,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连续多次凝聚战气施展黄金气刃,对他的战气绝对是一个剧烈的消耗,特别是第一次为了能够将段尘一击致命,使出了十成的气刃,消耗……巨大的消耗……..丹田的战气正在…….亏损……亏损……

用力拍打胸口的zǐ色战气,并借助战气,很快,zǐ色战气消失殆尽,只不过被炸得成布条的衣服和血肉模糊的胸口看起来异常骇人。

“废物,我不杀你你誓不为人!!!”林洋恶狠狠的盯住不远处挣扎爬起来的段尘,气呼呼的叫骂道,不知道是是对自己的誓言还是对段尘的警告。

昆明市延安医院
潜江市中医院预约挂号
重庆牛皮癣医院排名
上饶治疗牛皮癣价格
梅州癫痫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