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安世纪 第七十二章 出征

2020-01-16 19:21:4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安世纪 第七十二章 出征

在张安的提议得到赞同之后,四人又开始商议具体如何操作。

这一商议,便快到了天明。

吕布伸了个懒腰,站起来说道“恭正,张安,某和文远暂且归营,等到大军开拔之时再见吧。”

他正想告辞,却看见张安偷偷给他使了个眼色,不动声色的朝着高顺努努嘴,右手偷偷做了几次抓取的动作。

吕布懂了。

他看向张辽,发现张辽正在微微点头,显然也是得到了张安的示意。

的确,现在是战前最后的宁静,是按住高顺,强行让渡生机的最后机会,等到了战时,吕布几人说不定会分兵,到时候就没机会了,若是高顺再出现意外,吕布那可真要悔青肠子了。

而且张安在让渡生机之后,也是需要一点时间去恢复的,不能影响他在战时发挥实力。

吕布走向高顺,真挚地说“恭正,咱们认识也有十余年了吧?这些年,若是战事不顺,一直都是你率队断后,真是辛苦你了。”

高顺没有理会吕布,而是微微眯起眼,狐疑的看着吕布。

他和吕布认识这么久,自然知道吕布是什么样的人。

吕布从来不会跟自己这么客气,因为在吕布看来,生死兄弟之间无需客套。

若是吕布真想感谢自己,他会做的就是拉自己去喝酒,或者和自己打一架,不会用言语表达。

吕布的反常让高顺隐隐觉得有些不安。

出于武将对危险的本能反应,高顺微微后退两步,戒备的看着走向自己,笑容满面的吕布“奉先,你想作甚?”

“某只是想说,这些年一直未曾好好谢过你,太不应该了。”这句话是吕布的真心话。

且不说在丁原军的时候,如今在曹军,高顺就像是一块沉默而不起眼的石头,除非战时,没有人会想起他。

但是不论曹军哪个大将,当踏上战场之后,发现自己是和高顺以及陷阵营一起出战时,心中都有一种沉甸甸的安全感。

高顺或许沉默寡言,不善与人结交,但从来不会让同袍担心后背的问题。

陷阵营或许平日就和它的主将一样低调,但是它的战绩说明它像他的主将一样,值得让人信任。

听见吕布真情实意的话,高顺放松了戒备“你我皆为同袍,奉先不必如此。”

“所以,某要好好感谢恭正才是啊。”吕布三步并作两步扑到高顺面前,一把拿住高顺的双肩“文远,动手!”

“恭正,得罪了!”张辽嘴上说着抱歉的话,但是脚下手上的动作一点不慢,不过瞬息间就绕到了高顺的身后,将高顺死死抱住。

高顺被当世两大虎将按住,只是象征性的挣扎几下就放弃了抵抗。

他脸上露出一丝无奈的神色“奉先,文远,你们这是要做甚?”

当他看见张安笑眯眯的走了过来,顿时知道了吕布二人的用意。

他再次开始挣扎起来,但是却被张安稳稳的抓住了右手。

张安笑嘻嘻地说“高将军,莫要乱动了,小心伤着自己。”

高顺瞪大了眼睛厉声说道“张安!顺已是将死之人,顺命令你,不准把生机浪费在顺的身上!”

“抱歉高将军,我这么做可是主将吕奉先亲自下命的。”张安不动声色的把主犯的黑锅踢给了吕布。

精纯的生命力从张安的右手中源源不断的流出,输入高顺体内。

但是没过多久,张安就皱起了眉头。

他松开手,看着高顺说道“高将军,你体内的经脉已经萎缩,脏器也已经腐坏,我输入的生机根本无法留存在你的体内,你为何不告诉我们?”

“什么?”吕布和张辽不可思议的看着高顺。

高顺还是隐瞒了自己真正的情况,以他现在的身体状态,根本活不了三个月。

静脉萎缩,脏器腐坏,这样的问题,真的只有突破天人,接受洗礼才可以挽救了。

不过如何能让一个罡气武人不到三个月就能突破到天人?

即便是已经站在罡气巅峰的张辽也不能说自己不到三个月就能突破,要知道,他在罡气巅峰到天人的这一阶段已经卡了两三年了。

张安看着现在可以说就是在等死的高顺,默然无语。

吕布和张辽松开手,恶狠狠的瞪着高顺。

反倒是高顺自己最为平静“奉先,文远,你们先回去吧,有什么事以后再说。”

“高顺,此行陷阵营的任务是护卫中军。”吕布语气复杂的丢下一句话,转身离开。

张辽叹了口气,对着张安深深行礼“张安,恭正就拜托你照顾了,切莫让他再动手。”

张安咧嘴一笑,看了一眼高顺“文远放心,现在高将军单打独斗已经不是我的对手了。”

张辽看着高顺,想说些什么,最终还是没有开口,长叹一声离开。

“高将军,咱们是不是该准备出发了?咱们的任务是什么?”张安明知故问。

高顺看了一眼张安,面无表情“陷阵营此次的任务是护卫中军。”

高顺的语气很不满,不过张安知道吕布这么安排,是害怕高顺的伤势再次恶化。

不过高顺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带着张安出了军帐,召集陷阵营。

没有战前动员,也没有用过多的言语描述任务。

站在的陷阵营之前,高顺只说了六个字。

护卫中军,出发。

和高顺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陷阵营士兵就像是被拧上发条的机器人,自发的动了起来。

高顺对目不转睛的看着陷阵营士兵的张安说道“顺的陷阵营和其他军队不一样,经过这么多年的操练,除了下达任务,指挥战斗以外,其余事务已经无需顺来操心。”

“啧啧,这应该让不少人羡慕吧。”张安笑着说。

“他们学不来的。”高顺淡淡的说“因为顺的天赋原因,这陷阵营目前还保留了三十六名建营之时便入伍的老卒,他们会自发带动新入营的士兵,教会他们陷阵营所要学习的一切。三十六名老卒,只要还有一人在,便是顺战死沙场,陷阵营的练兵之法也会留传下去,陷阵营的根,就不会断。”

张安忍不住问道“高将军,值得吗?”

高顺难得露出一丝微笑“奉先一开始是想做天下第一武将,他做到了,现在他想做千古第一武人。文远最初入伍的时候不过是想混口饭吃,现在他想当名留青史的名将。”

他看向张安,眼中满是狂热“顺一开始的时候,想训练一支战无不克,攻无不胜,让敌人看见顺的旗号便两股战战的强兵。顺已经做到了,但现在,顺想让陷阵营这面旗号,永远的流传下去,即便是千百年后,亦会有人扛着陷阵营这面军旗,踏上战场。”

“为了达到这个目标,顺万死不悔!”

张安看着狂热的高顺,感觉自己心里的某一块地方被深深震撼到了。

极于志者,不成痴人,便是伟人。

张安深深吸了一口气,笑着说道“也许千百年后,还会有人记得陷阵营第二任主将,是张安也说不定呢?”

高顺哈哈大笑,意兴飞扬,和往日死板的样子截然不同。

看来,要看看能不能找到办法彻底根治高将军的问题了。张安在待办事项中默默记下一笔。

对于高顺这样纯粹的人,张安觉得如果不为他做些什么,自己一定会后悔的。

接下来的时间,高顺摸出一本记录训练之法的小册子交给张安,然后在领军和吕布汇合的时候,不停的为张安解说着上面的内容。

张安一边听着高顺解说练兵的内容,一边暗自心惊不已。

陷阵营的训练内容五花八门,但总的来说能大概分为四类,体能,反应,各项武器应用,以及阵列合击。

每一项训练的训练强度,大概也比前世张安从上看见的特种兵训练之法要高出数倍。

如果不是这个时空的人受过天外飞石改造过体质,如果不是高顺花费大量心血,不停为陷阵营士兵治疗,只怕按照这样高强度的训练方法,把人活活累死都不奇怪。

就在一人认真讲解,一人认真听的时候,吕布找了过来。

许久未上战场的吕布觉得自己身为武人的战意在熊熊燃烧,恨不得立刻就能冲到孙刘联军面前,找高手好好厮杀一场。

但是他率领的一万五千军队之中,除了他嫡系的三千并州狼骑,其他全是步兵,大大拖延了进军的速度。

所以吕布很不高兴。

所以他决定找个人陪他一起先行一步。

而这个人,自然是张安。

“如今孙刘联军势大,所以,张安跟某先行一步,去前方探索敌情。”吕布用一个狗屁不通的理由,理直气壮的打断了高顺的教学,要把正冲着他一个劲翻白眼的张安带走。

高顺的脸部肌肉微微抽搐了一下,缓缓说道“奉先,你身为一军主将。。。”

“哎呀,某忽然耳聋了,某听不见。”吕布看着高顺,一脸疑惑“恭正你在说什么?”

高顺深深吸了一口气,觉得自己认识吕布这么多年,竟然没有趁着吕布毫无防备的时候把吕布弄死,一定是自己太过心善了。

“高将军,我还是陪着奉先走一趟吧。”张安苦笑着低声说道“他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就算我不去,他也是肯定要走的,咱们三个都拦不住,不如让我跟着他,万一他昏头的时候,起码还有人能说他两句。”

高顺疲惫的点点头。

吕布对张安的话置若罔闻,他只要能达到目的,别人小声嘀咕几句他可以容忍。

吕布大爷的胸襟,宽广似海。

见高顺点头放人,吕布兴冲冲的吩咐高顺护卫好中军,又交代张辽接手军队,然后便点了五百狼骑,拉着张安绝尘而去。

“奉先这个家伙啊。。。”高顺和张辽看着吕布离去的背影,不约而同的叹了一口气。

上海远大心胸医院主治医生
四川省生殖专科医院预约
安阳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好
赣州治疗白癜风医院
河北癫痫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