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篡天 第五百二十二章 醒转

2019-10-12 17:53: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篡天 第五百二十二章 醒转

淡月也不知怎么回事,失魂落魄地抱着夏侯宇龙,惊慌不已的哭喊道。

但是,夏侯宇龙却是宛如一座雕像一般,连身体的温度都没有,保持着那个姿势,任淡月如何哭喊,如何嘶吼,夏侯宇龙根本没有反应。

“呜呜呜~~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对不起,宇龙!

你快醒来啊!呜呜呜~~~”

淡月看到夏侯宇龙这样,更是撕心裂肺,恸哭嘶吼着。

这一刻,淡月终于知道了,自己的内心,从一开始就在接受着夏侯宇龙的一切,更是对夏侯宇龙亲切无比。

淡月也越来越无法拒绝喜欢夏侯宇龙,当这种喜欢积累到一定程度,便是质变,从而产生真情。

这一刻,淡月知道了,夏侯宇龙在自己内心中,不知何事却是占据着重要的位置。

不知为何,夏侯宇龙就如同突然出现一般,将自己内心自己不知道的最重要的地方占据了。

淡月知道,此时,什么都不重要了,只要夏侯宇龙醒过来,让她,做什么,都愿意!

这看似荒唐,但是,却是真实存在的,只有最初没有渡轮回劫的宇龙知道

,这,是随着自己一起轮回的妻子啊!

可是,最初的宇龙,早就被道,灭掉了!

这,或许是现在的宇龙永远弄不清楚的问题。

“呜呜呜~~宇龙,求求你,你快醒来啊!

呜呜呜~~~”

淡月撕心裂肺的哭喊着,不断拍打着夏侯宇龙的身躯。

可是,夏侯宇龙就如同一尊万年亘古不变的雕像一般,任凭淡月如何嘶吼如何拍打,夏侯宇龙丝毫没有变化,夏侯宇龙的身体,已经越来越冰冷。

终于,这种冰冷降到了一个恐怖的程度,连大约都忍不住的整个身躯都颤栗了起来,但是淡月却是丝毫不顾这种冰冷,死死地抓着夏侯宇龙。

突然,

“嗡……嗡……”

夏侯宇龙体内,突然的爆发出一股祥和的光蕴出来,笼罩了夏侯宇龙和淡月,并且不断扩大,龙长了端木青等人,笼罩了,整片森林。

道源功法却在不知不觉之间运转了起来,自动护住,同时,一股不知名的道蕴迸发而出,将所有人的心田滋润。

夏侯宇龙和淡月的身体,也在不断升温,不一会儿,二人的身体都奇异的恢复到正常的体温。

夏侯宇龙,此时也正在转醒。

而淡月,此时已经只剩下嘶哑的哭声,紧闭着双眼,死死抱着夏侯宇龙的身躯,泪水止不住的流出。

为你,甘轮回,哭断魂!

为你,甘心痛,死不弃!

为你,抛天地,永不负!

因你,伤心泪,彻心扉!

因你,断肠人,甘如饴!

因你,弃生死,忘忧愁!

因你,此生变,永不换!

淡月就那么死死抱着夏侯宇龙,这一刻,仿佛天地都静止了一般,仿佛日月都沉沦,沧海也似乎在为之心碎。

二人的感情,来自神魂,来自无数个轮回的积淀。

当这种感情因为那神魂的悸动彻底苏醒的时候,天地,都将为之失色沉沦!

从身体开始,夏侯宇龙的冰冷不断削减,身体恢复体温,随后便是内心,内心之中一股不知名的悸动在不断为内心升温。

当内心的温度回复过来,便是那双眼睛,从漆黑一片,逐渐多了一丝色彩,随后便不断扩散,那种神秘、大气、梦幻、智慧等等,不断出现。

复杂,但却是非常合理,最后,那眼睛彻底恢复了原本如同星辰般深邃的眼睛,却是更加明亮。

那眼神,却是透露着疑惑,夏侯宇龙轻声喃喃道:

“我……

这是怎么了?”

声音微不可闻,但是,这对于淡月来説,无异于是天籁之音。

淡月顿时浑身一震,立马抬起头来,看到那双星辰般深邃的言情,顿时喜极而泣,用那嘶哑的声音惊喜道:

“太好了,呜呜呜~~宇龙,我以为你再也醒不来了,呜呜呜~~”

淡月想到方才仿佛要失去夏侯宇龙的那一刻,更是扑在夏侯于怀中,放声恸哭。

夏侯宇龙顿时疑惑了,但是,看到淡月如此伤心的恸哭,不知道怎么的,夏侯宇龙的内心揪得生疼不已。

一时间,夏侯宇龙也不想什么这一切是怎么回事了。

大是心疼的轻轻抚摸着淡月的后背,将自己的下巴抵在淡月的额头,轻轻地説道:

“月儿,我醒过来了,没事了,真的没事了。”

而淡月只是哭,更是死死地抓着夏侯宇龙的衣襟,怎么也不敢抬头。

泪水,早已打湿了夏侯宇龙的衣衫。

夏侯宇龙感受到淡月的心慌和依恋,看到淡月哭成这般,顿时心中大慌。

“月儿,我的好月儿,不哭了,真的没事了,真的没事了。

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好月儿,不哭了,真的没事了……”

一时间夏侯宇龙又是安慰又是保证,使出浑身解数,但是淡月的情况,一diǎn好转都没有。

夏侯宇龙这会儿是真的慌了神了,这都怎么回事啊,怎么好好地,她就哭成这样了。

为何,为何我会如此心痛,为何,为何我会如此心乱如麻?

夏侯宇龙怎么想也不明白,但是,不能再任由她这般哭了,不然,两个人都会出事情的。

“丫的,赌一把,死就死吧!”

夏侯宇龙顿时想到一个diǎn子,此时也没法子了,得让这妞好转过来才行。

夏侯宇龙决定好了,立马将淡月的玉脸捧起来,毫不犹豫的对着那温润的红唇痛吻了下去。

淡月顿时身体一震,但却是没有拒绝,反而将夏侯宇龙抱得更紧。

淡月哪里经得过这种阵仗,顿时大脑一片空白,只知道下意识的抓紧夏侯宇龙,浑身颤抖不已。

而夏侯宇龙则是直接的撬开淡月的嘴巴,穿过雪白的xiǎo石墙,将自己的大龙深入那温暖的地方,捕捉着xiǎo灵舌。

xiǎo灵舌一碰到那温暖又霸道的大龙,顿时闪电变得躲闪了起来。

而渐渐地,xiǎo灵舌的灵活越发减缓,最后只能是被动的轻晃几下,便被大龙彻底捕捉,相互纠缠了起来。

“唔……”

淡月也不知怎么的,只觉得自己神魂深处发出一种诱人至极的呻吟声。

一时间,淡月更是紧张不已,死死地抓着夏侯宇龙的衣袖,双手关节都发白了。

而随着夏侯宇龙十分有技巧的大龙跳动,带着灵舌起舞。

淡月的双手也渐渐舒缓了,身体也不再颤抖,十分顺其自然的放开双手,然后环上夏侯宇龙的脖子,和夏侯宇龙紧紧纠缠在一起。

良久,二人都有些喘不过气来,才依依不舍的分开四对唇瓣。

而淡月仍然是紧闭着双眼,闪电般的收回双手,居然不知道将双手往哪里放了。

夏侯宇龙轻轻地抓起淡月的双手,淡月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下便任由夏侯宇龙温暖的大手抓着,身躯颤抖不已。

夏侯宇龙轻轻地将淡月的双手移动到自己的脸颊,轻轻地摩挲着自己的脸庞。

淡月不由得更为紧张,玉脸的羞红更是直至脖颈,淡月只觉得,自己的心仿佛要跳出来一般,融入夏侯宇龙的身体。

但过了一会儿,淡月也渐渐适应了,玉脸虽然羞红,但是身躯也不再颤抖了。

夏侯宇龙轻轻地放下那双令自己迷醉的玉手,然后将淡月轻缓的抱住,随后力道逐渐加大,最后却是死死的抱着。

起初淡月被夏侯宇龙这般一抱,身躯一震。

但是当夏侯宇龙抱得越来越紧的时候,淡月突然好似明白了夏侯宇龙的心情一般,却是没有抗拒,最后淡月也不知怎么的,不知不觉就将夏侯宇龙死死的抱着。

“月儿,此生,我定要娶你为妻!”

夏侯宇龙的声音轻柔无比的,但是却透露着一股天地都无法奈何分毫的坚决。

同时夏侯宇龙也明白了,淡月,对自己的感情,到底有多么深刻。

虽然不可思议,但是,夏侯宇龙也有着同样的深情。

二人,仿佛无数个轮回,都是彼此相爱,山盟海誓,至死不渝的爱人一般。

“嗯。”

出奇的,淡月也没有反对,轻轻地嗯了一声。

“月儿,不哭了,你们的事情,都交给我吧,我宇龙,绝对不会让你们受到一diǎn委屈的。

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妻子。”

夏侯宇龙温和的説道,这一次,淡月也没有答应,也没有反对,算是,默认了。

吴忠治疗睾丸炎方法
东莞好的男科医院
莱芜白斑疯医院
吴忠治疗睾丸炎费用
东莞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