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魂修无疆 015 快者生,慢者死

2019-10-12 21:51: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魂修无疆 015 快者生,慢者死

看着眼前洞开的府邸大门,想起师傅的叮嘱,又反复核对了手中的玉简地图。李奕把牙关紧咬,走了进去。一边走一边暗想,如果没来这里也就罢了,无论是采些灵草回去,还是狩猎些妖兽,都可以交差。但现在离开,可能遇到的大机缘,就会错过。再想后悔,就不可能了

李奕刚刚走进大门,就愣住了,连身后的大门吱呀一声合上,都没有发觉。

这个地方,太像宗门里的阵法试炼之地了。满眼看去,一个接一个的阵法,一个接一个的禁制。它们好像能感觉到李奕的进入,齐齐发出古怪的声响,像一群怪兽一起活了过来一样。那声音,如怨如慕,如泣如诉……仔细一听,又仿佛什么声音都听不到。

不过,从阵法禁制的角度来看,它们确实活过来了。因为,就在李奕眼前,这些阵法禁制统统瞬间开启。

李奕这时才想到回头,却哪里看得到大门,满眼似乎都是无穷无尽的阵法。

还好,还好,果然和师傅的玉简中介绍的一样,一开始遇见的,都是炼气难度的。李奕一边安慰自己,一边回过头去,放开神识,找了一个阵法,开始破解起来。

没多久,他就破开了此阵。走过去,眼前又是一座新的阵法。他又解开,走过去,眼前又是一座新的阵法……

此时,那座神秘洞府门口,右边一只较小的石狮子转过头,冲左边一只诡异的一笑:“呵呵,大哥,多少年了?终于又来了一个。”

“是啊,小妹,不知道这一个,是不是老老主人要等的人。”另一只雄石狮子竟然咧开了大嘴,露出了人的表情,笑了起来。不过,它那样子,还不如不笑,胆小的人看到,估计要吓个半死。

“只他一个人,太冷清了,加点人吧。”第一个出声的雌狮子,以商量的口吻说道。

“好,让所有试炼者都过来。”

“那会死不少人呢?”

“哼,只要有一个能活着出来,就足够了。”雄狮子不屑的说道:“老主人只要一个弟子就够了,再说,人死得越多,你岂不是越开心。要不然,也不会每次试炼,都死那么多人了。”

“也是,哈哈哈……”雌狮子狰狞的一笑。也不知那个也是,说的是每次死亡率高,还是老主人只要一个弟子就够了。

一处悬崖绝壁,那个三师兄看了看身后的悬崖,又很快转过头去。他看着眼前两个娇艳如花的女子,却像是在看最恐怖的妖兽一样,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你们不要欺人太甚,真要把我逼急了,大不了拉你们其中一个垫背。”

那两个玉女门的弟子,身上衣衫早已经划开一道道口子。露出的不是娇嫩的肌肤,而是一个个异常狰狞的血口子。其中一个女子,一道刺眼的剑痕,在脸上划过,足有两寸。显然是破了相。

只见她笑了笑,却根本和花容月貌扯不上半点关系,尤其是在那个三师兄眼中,和索命恶鬼也差不了多少:“你伤我姐妹如此之重,不但破了我的相,还差点一剑把我师姐的头割下来。这笔账,怎么也不能轻易揭过。”

她旁边的女子,脖子上系着一条白色丝巾,渗出点点血迹,全无美感,只剩血腥。可能伤太重,她连点头的动作也不敢做,话也不说,但眼中流露的,只是无边的杀意。

那三师兄打了个哆嗦,还在做最后的努力:“两位玉女门的妹妹,你们招呼都不打一个,就杀了我两个师弟。现在又追杀我几天,我们扯平,你们又不吃亏!”不过,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样说,会不会有什么效果,所以下意识的紧了紧手中的利剑。

“杀……”一个嘶哑的声音,从那个师姐喉咙深处发出。

二人再不多话,一人飞袖舞动,如群蛇般攻击过去。另一人手指微微一弹,一滴散功露如飞而去,直扑那位三师兄的面门。

那个三师兄大喝一声:“要死大家一起死!”手中飞剑后发先至,穿过水袖后,竟然砰的一声爆炸。

三人都面无血色,只等一死。

突然间,一道金色光柱从天而降,笼罩住三人,三人瞬间消失。几乎同时,飞剑爆裂,碎片横飞。似乎在诉说着,先前那场拼斗确实存在过。

一处水潭边,一只巨大的鳄鱼伏尸水边。一个浑身伤痕的壮汉,一脸的笑容,走向潭边一朵不起眼的小花。正要摘取的时候,金光从天而降,壮汉瞬间消失无踪。只有那朵小花,在寂静的水潭边,迎风颤动。

一座雪山脚下,两个和尚,正住一只白熊。赫然正是华严宗的大师兄和九师兄。大师兄那死板的面容上,竟然也露出一丝笑意。他们正要上前,给白熊最后一击的时候,金光一闪,只剩下白熊,还在中挣扎。过不多久,大失去灵力支持,消散无踪。白熊死里逃生,连忙奔入雪山。

……

秘境之中,到处上演这类似的场景。还活着的试炼弟子们,纷纷消失在金光之中。

而那座神秘的洞府中,则出现了他们的身影。

和李奕不同,他们一出现,就身处一座阵法之中。

李奕并不知道这一切,他在这里,简直是如鱼得水。

和在门中试炼不同,他可以完全放开自己的神识,也可以毫无顾忌的拿出自己的最高水平。那些炼气难度的阵法禁制,在他手下,鲜有撑过一个时辰的。简直可以用势如破竹来形容。

他看着眼前的阵法,又看看手中的玉简地图,两相对照一下,他可以预测,如果一切顺利,只需要七天,就可以到达这座洞府真正的核心区域。那里包括元婴主人宫殿的大堂、丹房、炼器室、药园和藏宝室。

师傅要的东西,就在炼器室和藏宝室。

现在,他已经在这里花了一天时间,破掉了前行路上20个左右的炼气期阵法。

这些,都是元婴修士的仆从们所呆的地方。

李奕不由得暗叹,到底是元婴修士,仆从都是修士。这派头该有多大。不过,养活这么些人,元婴修士都能做到,这本事也够大的。

正在这时,他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些奇怪的声音。由于神识受到阵法的压抑,他只有回头看过去。远处,一座阵法突然起火,里面一个人浑身着火。他一开始还在想办法灭火,但无论是浇水还是满地打滚,都无法扑灭火焰。最后,那个绝望的人开始拼命嚎叫、挣扎。

也许是修士生命力强大,烧死他所花的时间很长,也许只是场景过于恐怖,让李奕误以为时间很长。

总之,李奕觉得,从发现那个人着火,到看到他被烧成一堆黑炭,好像过去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这是怎么回事?李奕不寒而栗。

那个人从始至终,都在一个极小的范围内挣扎,说明阵法没有被破解。但如果真是那样,阵法就应该有隔绝神识的作用,他就不可能清晰的看到整个过程。

难道,果然像师傅说的,这里的阵法,都必须在短时间内破解掉?

难道,那个人的死,是一种警告,告诉破阵的人,必须抓紧时间?

李奕又是一个哆嗦,难道,这里的一切,都是有人操控的?这是那个人的下马威?

头一次,李奕开始后悔自己进入洞府的决定。但是,现在后悔,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而且,他不知道的是,除了他以外,其余的人,都是那两头石狮子挪移过来的。如果知道,他只会更害怕。

快些破阵,快些出去。这就是李奕现在最大的心愿。

李奕开始飞一般的破解起下面的阵法。由于他之前速度很快,很快,他面对的,都是筑基难度的阵法了。

这些筑基难度阵法,在门内试炼之地,他破解一个,一般要花两三个时辰左右。可是在这里,每个的破解速度,都不超过两个时辰。其中三成的阵法,他破解的时间不超过一个时辰。

可以说,他现在已经算得上是超水平发挥了。

才过了两三天,他又破解了二十个筑基难度阵法。现在,他面对的,都是金丹难度的阵法了。

这个时候,门口的两个石狮子又开始说起话来。

雌狮子又是首先开口:“大哥啊,那些人也太慢了吧。你看这个叫李奕的,都已经把筑基难度的阵法都破解完了。这里还有三四成的人,连炼气难度的都没有破解完毕。”

雄狮子偏了偏脑袋:“小妹你说的不错,要不,我们把这些废物也都干掉吧。”

左边那头又是诡异的一笑:“五十年才能吃一次生魂,饿死我了,就把这些都吃掉吧。”

话音刚落,那些还在炼气难度阵法里苦苦挣扎的修士,突然一个接一个的倒毙在地上。他们的灵魂,则飘飘荡荡的,飞向门口的两只石狮子。

两头石狮子快活的咬食着这些灵魂,吃得不亦乐乎。

“哎呀大哥,有一个废物破解了他的第二十个炼气阵法,我们还吃不吃他?”母狮子好像遇到了难办的问题一样。

“算了小妹。少吃多有味。等会儿有人通过了那五个金丹难度的阵法,我们就吃掉所有困在筑基阵法里的人。那个人跑不了的,你放心。”

“呵呵呵呵……”一阵诡异的笑声传来,两头石狮子又沉默下去了。

昆明天伦妇产医院在线问答
成都恒博医院费用高吗
昆明天伦妇产医院在线答疑
成都恒博医院能报医保吗
昆明天伦妇产医院在线询问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