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悠闲龙生480前往神农架

2020-01-19 20:18:5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悠闲龙生 480 前往神农架

司机侧过头来,“年轻人,去哪个汽车站啊?”

袁书聿说道,“我要去神农架,哪个汽车站离这里近,有去神农架的车,你就送我去哪个汽车站。”

司机说话了,“好的,我们就去省客集团的汽车客运站。离这里大约三十块钱的车程,而且,那里去神农架的车是最多的,几乎每半个小时发一趟车。”

袁书聿点了点头,“好的。”

汉市,别称江城,是湘北省的省会。

是华夏国中部六省唯一副省级城市和特大城市。是华夏国中部六省的中心城市。

汉市有九省通衢之称,是华夏国内陆最大的水陆空交通枢纽。

在清朝的时候,就建立了海关。当时,这里的海关也是税收大户。

汉市,被长江,汉江一分为三,整个城市被水道环绕,的确很美丽。

汉市不仅是历史名城,还是华夏国的科教中心。

拥有的大学数量非常多。

最著名的汉市大学,拥有一条樱花路。

到了春季的时候,很多游人从全国各地赶来,想要一睹樱花盛开的胜景。

这条樱花路,袁书聿也是听说过的。

在久安市第一中学,很多学生就是听说了这条樱花路,怀着美丽的憧憬,高考之后,报考了汉市大学,成为了汉市大学的一员。

当然,现在这个季节是看不到樱花的。

看着窗外的车流,人流,袁书聿也是暗生感慨。

华夏国的城市虽然各有特色,可是在车子上看起来,大体看起来又是非常相似。

这说明,华夏国的城市正以飞快的速度发展着。

平整的道路,拥堵的汽车,几乎看不到了的自行车,还有人流。

都说明了这些大城市的相似。

对于汉市,袁书聿没有多大的兴趣游览。

他只想快一点到达神农架,到达野人山。

出租车司机非常健谈。

就是袁书聿有些淡漠的态度也是没有影响到他。

他依旧好像自说自话一样,给袁书聿介绍着沿途的景致,建筑。

还给袁书聿推荐着汉市的小吃,比如,热干面,面窝,米耙粑,鱼汁糊粉,烧梅,欢喜坨,发糕,锅贴饺……等等。

这里也就是热干面袁书聿听说过,也在久安吃过不地道的。

其他的小吃,袁书聿连听说都没有听说过。

很快,到了省客集团客运站。

袁书聿看了看计价器,果然三十一块八毛钱。

袁书聿付了钱,拉着行李箱,就下车了。

客运站里很大,停了不少车。

袁书聿看了看,的确如那个司机所说,每隔半个多小时,就会有一辆发往神农架的车。

车是豪华大巴,坐i起来应该会很舒服。

这个时候已经是中午了,客运站里有一个餐厅,但是袁书聿根本不想吃那里的东西。

不蕴含灵气不说,应该也不好吃。

袁书聿看起来是从背包里,实际上是从须弥戒指内,摸出来了一个空间产的苹果,“嘎吱,嘎吱”啃了起来。

边啃苹果,袁书聿去售票的窗口买了票,并且得知下一趟车,再有十五分钟就要发车了。

拿着票,找到了自己要坐的车,就走了上去。

司机已经在驾驶座上了。

检票员在查看车票。

车里人不多,大约就是三,四个人。

袁书聿把车票给检票员看了,就往后面走去。走到了最后面一排,坐到了右边靠窗的位置。

袁书聿刚刚坐定,就看到三三两两的人上车了。

这些人看起来多数都是游客。

很快,车上的位子就被坐了大半。

司机看了看时间,然后就发动了车子。

就在司机要关门的时候,一个身材精瘦,面膛黝黑的人上了车。

这个人上了车,从前到后,看了看车上的乘客。

在检票员的催促下,才掏出了自己的票,给了检票员。

这个人走到了最后一排,坐在了中间的座椅上。

前面很多位子,不知道为甚么这个人会坐到最后一排,还不是靠窗的位子,还是中间的位子。

袁书聿坐最后是想要清静,靠窗是想看看沿途的风景。

不知道这个人为什麽选择那样的位子。

很快车子启动了。

袁书聿依旧看着车窗外的风景。但是也分出了一缕神识,观察着车内的人。

袁书聿发现,那个面膛黝黑的男人也没有闲着,一直打量着车内的人。

去神农架的人,都是结伴而行,最少的,也是两人一起。像袁书聿这样,单身一人,的确没有。

远离了城市,风景也是好了起来。

湘南省的森林覆盖率不错,公路旁边都是郁郁葱葱的丛林。

开始的时候,车内的说话的人还是很多,毕竟才上车,要出发去一个神秘,美丽的地方,众人都有些兴奋。

过了大约一个小时左右,人们都疲惫了,很多人闭上了眼睛,开始闭目养神。

过了两个小时的时候,车内几乎没有人说话了,只听到车子的发动机声音。

但是袁书聿发现,那个面膛黝黑的男人,一直都没有放松下来的迹象,一直盯着车内的人看。

袁书聿稍稍皱起了眉头,他只想尽快到达神农架,难道路上,真的要出一点事情么?

车子行走了三个小时的时候,在一个服务区停了下来,给人们了半个小时,解决生理问题,吃饭,等等。

袁书聿也是下车转悠了一圈。

到了这里,路上的车少了很多。有时候,行驶十分钟都不见一辆车,还是有些荒僻。

服务区内也只有这一辆豪华大巴停着。

很快,半个小时过去了,众人都上了车。

司机开着车,驶出了服务区,继续奔向神农架。

袁书聿突然发现,自己身边的这个面膛黝黑的男人,开始紧张起来。

他身体绷紧,呼吸有些急促,时不时看看,也透过车窗,往外面看去。

车子离开服务区没有十分钟,司机就看到,在路上停了一辆面包车,一个身穿黑色衬衣,黑色裤子的男人,站立在车边,对着豪华大巴挥手。

大巴车司机停下了车,正准备开门,就看到面包车上面,跳下了七,八个壮汉。

大巴车司机顿时慌神了,知道这些人可能不是什么好人,就要重新发动汽车,闯过去。

谁知道那面膛黝黑的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大巴车司机旁边,拿出一把匕首抵住了司机的腰,“你要敢闯,我的匕首就要招呼到你身上了。”

北京丰益肛肠医院在哪里
成都银康医院预约挂号
贵阳治疗白癜风好的专科医院
济宁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佛山治白癫疯医院地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