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高收益信托风险控制受质疑 专家建议规避高风险产品

2019-12-04 12:38:2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炒煤”信托预期年收益最高达53%,“炒房”信托预期年收益达37%……如此“高收益”信托产品到底靠谱不靠谱?业内人士指出,去年信贷政策收紧造就了信托资产快速增长,但其背后隐藏的金融风险值得警惕,其中房地产信托兑付风险或成为今年信托业最大考验。

“炒煤”年化收益高达53%

中信信托近日推出“聚信泰和煤炭能源股权投资基金”,存续期限为5年,包括投资期3年和退出期2年,募集资金规模为40亿到50亿元,用于投资山西3家煤业公司的4个煤矿,投资门槛为500万元,预期年化收益率最高可达53%。

“其实这款信托产品最高预期年收益之所以能够达到53%,主要是博取上市溢价。”一位业内人士分析认为,矿业信托从去年下半年开始走俏,部分煤炭企业资金缺口较大,纷纷愿意出让股权以吸纳更多的社会资金。

无独有偶,去年底昆仑信托、、国开金融和(,)等4家机构联合发行的“国开城市发展基金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推介材料显示,预期年收益可达到37%,该房地产信托产品通过参与土地一级开发获取高收益。

超高收益受质疑

上述两只投资期限超长、收益率超高的信托计划引发市场巨大争议,争议的焦点集中在投资风险控制上。

“此前房地产信托产品的预期年收益最高为25%。”一家信托公司市场部总经理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根据普通的房地产信托运行方式来看,25%的预期年收益几乎可以说是开发商可承受的“上限”。

用益信托研究员岳婷认为,这款房地产信托产品有创新的地方。在房地产信托风控方面,一般的房地产信托主要通过土地质押来完成,在这个信托计划中,国开金融单独出资近50%,并且承诺信托计划本金的风险由国开金融兜底。

这样的风控措施似乎让投资者很放心,但是37%的预期年化收益还是引起了很多业内人士的质疑。业内人士表示,这个信托计划募集的资金主要用于土地的一级开发,就是卖地。但是如果房地产调控继续维持下去,未来几年土地一级开发的高回报能否持续,存在着很大的不确定性。

普益财富分析师范杰认为,矿产信托最大的风险是估值风险,信托公司并不具备这方面的人才和经验。此外,矿产项目涉及的监管部门众多,采矿权、土地使用权等的规定也较多。任何一个环节出现问题,都会影响项目进展。另外,一旦发生安全事故,整个煤矿会面临停工,直接影响信托回款。

就在今年1月4日,吉林信托对一款矿产信托提前两个月清算,原因是融资方没有按约定还款。

信托产品销售火爆

“年初开始,集合信托延续了去年的火爆,发行盛况空前。2月初发行的多款集合信托产品,已经早早进入售罄、运作阶段。很多产品发行短短几天,近亿元的规模就被抢购一空。”岳婷表示。

对于产品迅速售罄的原因,岳婷认为,一方面市场资金面紧张状况有所缓解,闲散资金比较多,而信托产品的高收益、高回报吸引了这部分资金;另一方面今年理财市场依旧不明朗,很多其他类型产品收益并不理想,产品渠道的收窄令信托产品销售如日中天。

“很多民间资本流入信托市场,尤其是房地产市场调控政策出台,很多炒房客已在高位抛售,将炒房资金投入信托领域。”一位业内人士如是表示。

平均收益不到10%

其实,一般中长期信托产品平均预期收益不到10%。信托好买基金研究中心数据显示,1月发行的固定收益信托存续期为0.14年至5年,收益率从5.6%到11.5%不等。从各存续期产品近一年的平均收益率来看,一年期(及以下)产品的预期年化收益率为8.26%;一年(不含)-两年期产品平均收益率为9.49%,已经连续6月创下新高;两年(不含)-三年期产品平均收益率为9.30%,也创出近1年新高。

专家建议

规避高风险产品

不管怎么样,市场风云变幻,高收益背后总是伴随着高风险。岳婷认为,选择高收益信托产品,应该关注产品的管理源、信托公司的资质及合作方的情况,不建议把大部分资产都用于投资该类产品,可以使用少部分资产做风险投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