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菊韵】寻夫(小说)_a

2020-01-16 19:46:1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这一年,新皇上登基,朝廷开设恩科。二顺觉得自己心里底气挺足,收拾收拾,给老母亲磕了三个头,给他的孪生哥哥大顺磕了一个头,说道是:“这番进京,我不拿个一官半职,就不回来见娘亲和哥哥,我对不起你们的养育之恩哪。”娘和哥哥一个劲地安慰:“富贵如浮云,那不是强求的,只要人平安了,比什么都好。你到那边,好歹要捎个信儿回来。”二顺就背上包袱,走出长白山,沿路晓行夜宿,往京城而来。

这一去,老娘和哥哥大顺早晨盼,夜晚盼,直盼了三年,哪里有二顺的半点消息?老娘忽而说:“这孩子倔,必是考场不得志,跟诗书较上了劲。可他在那里吃什么穿什么呀?”忽而又说:“山高路长,土匪出没,是不是碰上坏人啦?”大顺劝得了皮儿,劝不到瓤,一来二去,老娘就做下了病,请遍远近的郎中,都干扎煞手没办法。老娘直到咽了气,也没闭上眼!

埋葬了母亲,大顺跪在母亲坟前:“娘啊,儿子这就去京城寻找兄弟,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您就放心歇息吧。”说罢收拾收拾,也走出长白山,一边打听着弟弟的信息,一边往京城而来。

大顺和二顺本是一对聪明出众的孪生子,初读书时,垫师总夸奖,说他教了一辈子书,头一回遇上这么灵的孩子,更稀奇的是一对双儿,将来必是国家大器。谁想老天不睁眼,他们十三岁时,爹爹进山挖参,让野兽给吃了!家中一下子塌了天,哥哥大顺就吩咐二顺:“有父从父,无父从兄,我早出生一袋烟工夫,你得听我的。从明天起,我干活养家,你给我好好读书。”如今弟弟音信皆无,教他如何不急?大顺恨不能一下子飞到京城,看看兄弟到底出了什么事!

大顺离家半月,来到一个小村落,听当地人说,三年前是有个赶考的小举子,病倒在康秀才家,住了好些日子。如今康秀才死了,家中再没人啦,那举子也就不知道去向。大顺见天色已晚,就在小村外一座破庙里住了下来。

睡到半夜,大顺恍惚听得庙外有人唤:“二顺!”细听,是年轻女子的声音,反复地叫。大顺胆子挺大,又是有关二顺的消息,就在庙里答应:“我在这里。”“那你出来接我,不然我不敢进去呀。”大顺想,兄弟原来没去京城,却在这里与女孩厮混!我倒要看个明白。大顺就走出庙门外。

刚刚站定,就嗅到一阵香风,旋即,一个年少的女子扑进大顺的怀里,抽噎着说:“你个该死的,一走就是三年,也不管人家想不想你!”大顺说:“姑娘误会了,我是二顺的孪生哥哥大顺呀。”那女子登时羞得无地自容:“原来是哥哥到了,奴家也听得二顺说他有个孪生哥哥,亲爹妈都分不出哪个是哪个来呢。”大顺就请姑娘进庙说话,那姑娘拉着大顺的手腕,搞得大顺好不别扭。

姑娘说:“哥哥在上,受奴家一拜。奴家实说了,哥哥也别害怕,奴家已经做了鬼,方才拉着你的手进庙,是怕鬼卒阻拦我。”大顺借火堆的光打量了一番,这女鬼生得眉清目秀,唇红齿白,哪有半点吓人的样子?就说:“好妹妹,纵然你真是鬼,我也不怕。有什么话,你就说吧。”那女鬼未曾开口,眼泪先湿了眼圈儿……

这女子原是官宦家的 ,乳名芝兰,父亲康为民做过知县,在任时清政爱民,辖区的老百姓家家都供奉着他的长生牌位。后来皇爷微服私访,得知了父亲的事,就赐名康为民,以表彰他的功绩。父亲对老百姓好,可是不懂得逢迎上司,屡次不得提升。后来,皇爷老了,上司就编造了许多罪名,戴在父亲头上,给罢了官。父亲心灰意冷,带着她流落关外,在小集镇上教书为生。

三年前的夏天,暴雨连日,芝兰姑娘就是来这破庙里烧香,却见一个书生倒在庙内烂草上。一摸额头,烧得滚烫。姑娘费了好大气力,才把他背回自己的家,烧汤熬药……书生醒来,才知道他叫二顺,是进京城赶考的举子。芝兰救了二顺的命,感觉是一种缘分,况且攀谈中发现二顺很有学问,不禁生出敬慕之心,两个人花前月下,海誓山盟,一时情之所至,居然做出了未婚男女不该做的事。

二顺身体康复,惦记着京城考试的事儿,就咬牙告别了芝兰,说是拿得一官半职,便来娶她。没想到的是,二顺一走,再无消息……芝兰苦等二顺不见,却发现自己怀了身孕,想尽办法,也无法打掉。爹爹饱读诗书,又耿直刚烈,哪里容得下她做出这等败坏门风的事?芝兰越想越怕,就悄悄到庙前柳树上吊死了……

“我已为鬼物,一路上强神恶鬼,层层阻拦,不能远去京城,就在这树下等,好歹得有二顺的消息,不然,我做鬼也不甘心。”

难得有如此痴情的女子为二顺牵肠挂肚!大顺很是感动,就说:“姑娘想去京城寻找二顺吗?如果不怕累,我愿意带你同去,什么强神恶鬼,都由我打发。”女鬼高兴得哭了起来:“男女同行,多有不便,那我就拜你为哥哥吧。”二人结为异姓兄妹。

按照芝兰的说法,大顺忍痛拔下一缕头发,让芝兰扎在腰间,这样,大顺到哪里,她也就跟到哪里了。白天女鬼不敢现出身形,大顺走路,没人时候,就对着身边说话,那女鬼也就与他一应一答;到了夜间住店,大顺安排好房间,在房门口烧几张纸,贿赂一下门神,芝兰也就得入房间内……一人一鬼又走了半月,发觉路上百姓挑担推车,拖儿带女,纷纷往南方逃荒,大顺好奇,忙拦住一个年长的人,打听原因。那年长人说,他们故乡当官的贪赃枉法,鱼肉百姓,实在过不下去,听说河南陈州府项城县到任一位青天大老爷,爱民如子,大家都投奔他去。听完长者的介绍,又接连打听了好几个逃难的,所说都大体相同。大顺高兴得手舞足蹈,马上躲到树林僻静处,对着蒿草喊:“妹妹,咱们不必进京,我兄弟他有盼头了!”兄妹俩既惊又喜,原来是二顺做了官,那他为什么不往家里送封信呢?

大顺带着芝兰打道河南。路上受尽艰苦,才到了项城地界。大顺一看,这里治理得果真与别处不同,百姓安居乐业,真有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风气。芝兰也感叹道,想不到二顺这么有作为,她就是做鬼,也放了心。可她就是不明白,无论如何有当年的山盟海誓为证,家中有人苦等,就算不知道她怀孕身死的事,那也得写封信报个平安呀。大顺说,妹妹只管放心,明天我一定访听个水落石出。

第二天,大顺一早就上了街,逢人便打听,都说知县大人是个好官;大顺再问老爷婚配没有,老百姓众口一词,说是知县大人不但已完婚,岳父还是当朝的吏部尚书,县太爷携带夫人到任,小衙内都已经周岁了!

大顺听得目瞪口呆。回到客店,躺在床上发愣。到了夜晚,芝兰出现在房间里,神色很惨淡:“哥呀,你是不是问出二顺他已经娶妻生子的实情来了?”“你怎么知道?”“你自己对墙叹气,不断地谴责二顺,我能听不见吗?”兰芝恨恨地说,她当初贪欢失身,就是死了也不冤,从来也没要求二顺守他一辈子……可是,二顺根本不知道她的消息,却贪图富贵,不惜背负誓言,做了高官的女婿,她说什么也咽不下这口气。“哥呀,我也是你的妹妹,你能不能把一碗水端平,帮我报此冤仇?”想想二顺,真的是对不起人家姑娘。一股热血直冲大顺的脑门,他一拍床沿:“岂有此理,为兄的一定替你讨还公道!”但是,他要求,他也是带着母亲的遗愿来寻弟的,他千不好万有罪,那也得先让他们兄弟们见一面,之后,任凭芝兰处置。

吃过早饭,大顺就去了县衙。师爷听说知县的哥哥到了,慌忙出门迎接,请他到驿馆里看茶。师爷一再向大顺陪不是,道是老爷一早就出门安顿灾民,他已经派人飞马报信,估计晚上就可以回来。

“晚上?”大顺很不理解,三年多了,兄长千里迢迢寻上门来,就这么冷淡?

师爷告诉大顺,你想象不出灾民的事有多么急,稍微迟缓一些,就会出现哄抢店铺或者死致死人命的事。“我家老爷多次教诲我等,凡事要先公后私,务请大老爷原谅。”

一直到黄昏,二顺才风尘仆仆地回来。兄弟相见,说到母亲归天,二顺也泪流满面,大呼“不孝”;兄弟对饮,大顺问及二顺做官的经过,二顺说,他半路上生了一场病,紧赶慢赶来到京城,已错过了报到时间,正当街痛哭,恰巧碰上现在岳父的轿子,老人家同情他的遭遇,便与主考疏通,让他入了考场。没想到高中了进士。岳父欣赏他文才出众,又把女儿许配于他。“现在官场黑暗无比,若不是岳父大人帮忙,我只能把一腔报国之心压在胸中。哥哥有所不知,像咱这种穷苦人,即使中了进士,也无所作为。许多人只能在京城当一辈子候补的官儿。”

“那你就不能写封信回家?权力真就那么重要?”

“我是贪图权力。有了它,才能救万民于水火。没了官,你说了不算,即便再有良心,那也只能看着老百姓蒙难而毫无办法。所以我抛弃一切私心杂念,一心想当好这个官,逐步往上爬,假如我能当上宰相,天下苍生该享多少福啊,咱母亲就是在九泉之下,也会欣然含笑的。”

大顺哑口无言,二顺说的也没有错。可他还是不理解芝兰的事:“你在半路上某村结识了一个叫芝兰的女子?她怀了你的骨肉,怕给祖宗丢脸,已经自尽了。”

二顺听了,脸色大变!沉默半天,才说:“我的确是官司迷心窍,岳父托人说媒,我疑在梦中,一激动,什么都忘了。可真是,她怎么死了呢?”

大顺告辞回到客店,室内无灯,却亮如白昼,芝兰已经在等着他了。听大顺如实把二顺的事说了一遍,芝兰粉面失色,好久,咬牙切齿地说:“我不能白死,此仇必报。哥哥你必须帮我。”

“你要我如何?”

“身为朝廷命官,他的书房必有门神守护,我就是求你把我带入他书房内,你就借故退出,我得带走他。杀人偿命,哥哥想必懂得。”

大顺左思右想,觉得弟弟委实可恨,他为芝兰伸张冤屈,也算给以后的忘恩负义者一个教训,可是,母亲含辛茹苦把兄弟二人养大,他当哥哥的又牺牲了读书的机会……这一切不都是为的让二顺出人头地吗?如今愿望实现,他却帮助一个素不相识的女鬼去夺他性命?大顺很是为难。

苦熬到次日夜晚,芝兰又出现在客房内。出乎他的意料,芝兰说:“哥,没有你的指引,我过不了诸多关隘。你什么时候离开,就带我回去吧。”

大顺十分诧异,难道她不想报仇不想讨个说法啦?

芝兰痛苦地摇了摇头,说昨夜她在县城内外游逛了一夜,所到之处,无人不说知县的好处。如此,她不想要他的命了,为自己的一点私怨,却损失了一个百姓期盼的好官,就是报了仇,又能怎么样呢?

“我从来没想到,言而无信、贪图富贵的官中,也有真心为百姓办事的。”芝兰幽幽地长叹了一口气。

几个月后,大顺带芝兰回到那座小庙的大柳树下。大顺成了庙里的主持。人们都知道这主持异常勒奋,每天夜里灯火通宵不熄,然而,又有谁知道,他是在陪伴芝兰姑娘的冤魂,换句话说,他不仅是在替弟弟忏悔,他也是在替项城的百姓,向这位深明大义的鬼姑娘表示无限的敬仰之情……

共 4099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孪生的兄弟二人,同样聪明伶俐,但二顺进京赶考一去不回,大顺为了母亲遗念,也踏上进京之路。却在半路遇上一个女鬼,自称二顺未婚妻,为了查明真相,大顺带芝兰进京寻夫。事情步步深入,大顺发现二顺已经成了尚书的乘龙快婿,芝兰要报仇,却又因为二顺为官清廉,毅然决然的回归。大义为重,跌宕起伏的情节,深明大义的鬼姑娘芝兰,无不令人为之叹息。故事感人,推荐欣赏【编辑:枫魂帝星】【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100 0015】

1 楼 文友: 2018-10-01 21:28:55 舍小恨顾大全,为苍生百姓。感谢赐稿菊韵,问好秋安 拈月为诗,清静做文

回复1 楼 文友: 2018-10-05 15:48:02 谢谢编辑,你辛苦了!

2 楼 文友: 2018-10-02 18:17: 1 愿一切美好的,果然美好

回复2 楼 文友: 2018-10-05 15:49:0 我们可以通过作品给读者带来美好。

 楼 文友: 2018-11-06 10:19:02 顾文显不愧为大手笔,写的作品深刻犀利,主题鲜明,笔法老练,语言精辟。我早已领教过了,佩服之至。白常学(白鹤)

下肢静脉血栓的分级
止咳药不含防腐剂效果好吗
小儿厌食怎么办
怎样预防韧带扭伤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