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青帝 第一千五百十七章 带路党的逆袭(上)

2019-09-14 22:58:0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青帝 第一千五百十七章 带路党的逆袭(上)

“哗!”

天空一片黑暗,预示风暴,在面前是一片阴沉的海面,浊浪汹涌,打击在岛屿和岩石上,这时水面分出浪,两道黄光落在这一片冰川集群前。

曾经雷宵大陆的平原位置,现在陆沉几十米浅海,已推挤满冰川……灰黑冰体,脏兮兮,带着海风的咸腥,滚滚而来中,带着黑暗。

当首中阳天仙注视附近冰川的外域气息,微微皱眉,很又舒展了眉,利益面前土德抉择一向是现实,现在要想挽回此役,黄脉别选择……而且,道门坏事,不只青脉在等说法,黄脉也咽不下这口气!

“岚瑾,对信号。”他说。

一个与青鸾仙子也算有点私交的女仙,姿态沉静,面容有层玉纱着,这时手中拿出一枚青符。

形的淡青波纹散发开去,在两人后面洋面上,多幽静水线滑过,向这大片冰川堡垒集群各个分堡垒而去,黄脉已有着砸钱也要砸到合作的决心,可一旦谈判不拢,那也有后手段……只是效果自不及合作,不到万不得已不动用。

不久,又一道形淡黑波动散回来。

中央冰川深处的大厅,法禁森严,鬼王罗列在两面,一道黑符幽幽亮起,垂手坐在冰封王座上的黑袍人转首看了看,这枚黑色奇符偶符是落在青脉手中,就微微一笑:“是天庭的朋友。”

一路击杀仙人汲取精粹的好处,鬼王有小部已恢复神智,都沿着生前惯性穿着官服,有的是公侯冕服。

这批已是真格仙人,或者可以称鬼仙,是统治的主干,帮助暗帝分身驾驭下面广大的鬼王和阴兵,此时这些鬼仙都面面相觑:“朋友?”

“敌人的敌人,就是我们的朋友,不过你们记住这是暂时,此世天庭仙道也不是善人……蜜枣后还有大棒等着我们。”暗帝分身淡淡说着,心中冰雪,就是要让两域仙道相互厮杀,才有暗面革命的机会,也是自己终成道的机会:“打开森罗殿,欢迎仙道贵客。”

恍惚间,回想起曾经人间帝皇时,曾在同样鼎盛百官簇拥中,欢迎仙道贵客,那片大好山川,妻儿信赖的眼睛,数人头攒动,终化成了血海,在心中流淌而过,自这以后,他就不会再相信任何来自仙道许诺,哪怕现在自己也是天仙。

嘿,人人如龙……

“当”钟声传出,虽谈不上声彻九重,但也算庄严,来到殿前,乐声停止,鬼仙排列,都打了个稽首:“欢迎贵宾来临。”

这座属外域风格的森严殿堂中,随一缕橙黄仙光透入,迎来首次异世界仙道的客人,或者说使者,或者说买家……青脉那一位介绍过来的有钱大客户。

…………

九霄之上?紫宫

“说法,要说法?”

太真和上真都闭目不言,少真道君仔细认真慎重想了想,摆手对间接传信天仙:“你代我写些罢。”

天仙躬身应是,就见三位道君继续坐着云床,径直默坐,于是打了个稽首,寻着一个客位坐下,默默思考着怎么样破题。

又见着三位道君现出云光,云光缓缓流转,化成了淡青色,叮咚而流,一**,自然阻。

果是道君……

下首写文这玄衣道人言,想了想明白了――力量就是说法,权限就是说法,不服就别在这张桌上用餐。

身道门天仙,自不同别人,事情发生些就可看出些端倪,何况身嫡脉弟子,还有着道君提点。

青帝要这一轮主导权,明显是有针对性反击,并且由拿下的外域仙人抽魂来知道,外域青珠圣人犹撸起袖下场,掀桌威胁整个外域,替青珠门一家除去青脉,真是值得学习的例子。

而这里……是三位道君,还不能让五脉为道门服务些事?

后看了一眼道君顶上流淌的淡青色云气,玄衣道人一笑,再不迟疑,就此下笔,洋洋数百言。

“就不知三位道君,想要对付敌人是谁……”这玄衣道人给道君看了,获得认可,就出去送信,心中遍数外域五大圣人,似乎对三位道君威胁各不相同,而如果一定要选个共同敌人的话……等等,难道是……

玄衣道人目光转向东方天空罡风深处,心中“格”一声……不会这时动手吧,除非能找到第二个人选取代那位五德共鸣,否则就只会让外域看了笑话,同归于尽显不是三位道君目的,而第二位人选的话……咦,青脉近在着重培养种子……说起来过去历史上有两次先例,可对于道门来说,不能控制的棋子还是没有用,难道说少真老师早就布局算计了此子,终推手了么?

道人心想不出,隐感觉到这里面有着两域高层默契,水太深,这就不是自己能思能想了,不由摇摇首,过去黄脉送信了。

…………

炎宵大陆仙成港?天坑

黑色波纹消失,着青莹面纱、眉心凤纹女仙收回黑色偶符,化一道风径直向下落去,心中盘算:“信号已对接上,黄脉还是舍不得四大陆的土地,紧急调用资源追加投入……才一天时间不到,真是资本雄厚,看来和帝君计算一样,不用担心阳面战场了……”

她分身下来给自家道侣打前站,需要合适理由以引起各家注意和猜疑,去移动应州暗面黑水中的遗忘之地洞天,疑是很好选择。

因这事本来就是真实必要,天罗青种既出现,就不再需要信风符令作临时计算核心额外产生浪资源,直接移到超级下土大陆的龙气藤柱信息处理即可。

而且青鸾仙子觉得,以后可以就近看着汉王,得胆大包天小家伙再弄出事情来……他难道不知道,这样行事会给予外界错误信号?

自家道侣也真是纵容,由得一次次胡闹,和前两次那样……没汲取一点教训,不担心旧事重演么?

怀着莫名担忧,风消失在暗面。

黑水滔滔,不知涯?,拍打一颗巨大金青色圆球,里面就是超级下土,而遥远地方则有一片小小的星盘沉浮不定,似是被遗忘在海底而蕴藏稀世珍珠的贝壳,悠悠浮起来。

…………

黑水洋深处,冰川下大厅门口,在鬼王的虎视眈眈目光中,一正一副两个使者停下脚步。

“森罗殿?”

中阳天仙皱眉看了看厅门口的这匾额,有点莫名不爽,自己准备给暗面超级下土地府准备供帝君参考名字中,就有一个主殿用这名字,后来随着形势变化自是不了了之了。

而现在再见到总会联想起暗面失于青制,失于汉王之手……走运的虫子。

“怎么了?”后面副使的岚瑾仙子转首问,目光疑惑。

“没事……我们进去。”

中阳天仙回过神来,没有说出心中的想法,这世上总有些小人一朝得志就忘乎所以,不将土德漫长时光中点滴厚积实力看在眼中,不识进退。

打落二线雪藏只是小惩,也只有青鸾仙子懂得权衡,这不是乖乖交出了后一张底牌,让黄脉来接手了?

她还是很识趣的……终是天仙。

虽此殿的名字第一印象有些不好,不过此行身负使命

,接下来会面很重要……毕竟也是天仙。

“哈哈……可是天庭的客人,进来。”里面传出主人家笑声,暗帝化身一身冕服,平平常常在门口迎接,但这样欢悦真诚语气就给人一种很受尊重的感觉。

中阳天仙听了就觉舒服,对方亦不是汉王得志小人,而是足以和自己身份实力相当的外域天仙,潜在合作者,土德对有实力者、或说对力量本身是充分尊重,中阳天仙按下关于森罗殿的小小不悦,脸上浮现笑容,不失土德使者的尊贵:“或应说,作地主,应是我们来迎接异域的友人……欢迎来到本域。”

他进门内,与一个黑袍王者的目光对视,这瞬间空气中闪过形火花,隔着几步距离相互露出笑容。

会面看上去相敬如宾,各人就位。

只是中阳天仙觉得自在,自己可是左手握着资源的敬酒,右手握着战争的罚酒,又是天仙,礼节点到为止。

说了几句,就直入正题,略顿了一下,就说:“敌援兵既已大举进入,本方自是要开面战场,抵御敌人星巢堡垒……贵方想必也不希望外域仙道遂志猖狂。”

暗帝分身细细听完,环顾四周,目光透过冰川看到许多陌生天仙身影,叹一口气:“我没有高层战力来抵消敌人的高层战力。”

“我们有。”中阳天仙语气谦逊说,笑容愈可掬,这个暗帝还是识趣,知道敬畏力量。

暗帝分身神情微动:“你们要什么?不过,我母域眷顾,才得重生,叫我背叛母域的事,你们就别谈了。”

中阳天仙心中一笑,这都还不算背叛,忠贞未太过廉价,不过这些与他关,口中就说着:“我理解道友的顾虑,对值得尊敬的朋友,我土德从不会强人所难,不过听说道友在此前夺取不少改造完成的冰川堡垒,我们希望能获得些样本,并且进一步改造,呵呵……”

“至于贵方的配合,必不至于你为难……”

腹胀的主要原因是啥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怎么样
七个月宝宝发烧39度怎么办
宝宝咳嗽流鼻涕怎么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