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毒战八荒第一百四十七章战斗前夕

2020-01-26 18:46:5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毒战八荒 第一百四十七章 战斗前夕

“很好。”许昊眼眸绽放疯狂的光芒,凝视侍卫道:“先请廖大哥进来!”

很快,外面一名壮汉大踏步的走进来,正是廖元,此时他脸色严肃,阴沉的几乎快滴出水。

“许昊。”他声音略显嘶哑,没有任何废话,沉声道:“你应该知道王、赵两家的约战了?他们居然说动了霍家!派出了拥有第九层修为的大高手霍家副家主霍九江坐镇,此役凶险至极!”

说到这里,廖元眼神激动,几乎已经有了必死的觉悟!

许昊的锦医堂被破便同时意味着他廖家也将跟着倾覆,双方由于结盟已经将命运紧紧捆绑在一起,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

然而让廖元意想不到的是,面前的年轻人竟然丝毫不慌,反而仅仅点头笑了笑。

“呵呵,放心!廖大哥。他们有强援,我们也有帮手!”许昊声音平和,这话顿时让廖元一怔!目光本能的扫视四周,这里所有人他都认识,唯独旁边那老头从未见过。

可对方那仙风道骨的样貌以及无法窥探的气息都让其倏然认真起来。

能站在许昊身旁的老者,所谓的帮手十有八九便是他!

“你说的可是这位老丈……?却不知……”廖元好奇的询问,虽然略显莽撞,但他也没有心思再拐弯抹角,家主廖子杉派自己来的目的便是商洽如何应对,眼下他在家里已经快急破了头。

霍家自青霄国走出来一直成为横跨大陆的庞然大物,实力之强完全不是云中城的商家能够比拟。

“老夫段长天,无论霍家派的人是谁,老夫自会接下。可云中城内的矛盾则需要你们自己应对,老夫不参与世俗之事。”

廖元一愣,万万没想到此人口气如此之大!居然不把霍家放在眼里,不过既然是许昊的朋友,想来必定不是常人。

鉴此,他这才输了口气,凝重点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放心了,先告辞。今晚,家主廖子杉希望能够和你一叙。”

“必当赴约!”许昊点头。大战在即,他与廖家必须好好筹备一番。

送走廖元后,许昊看了眼段长天道:“你帮我抵御了霍家人,不也是参与世俗之事?”

他暗暗摇头,这老头人不错脾气也很好,可惜就是过于迂腐!

“不算。”段长天毫不犹豫,沉声应道:“他们霍家也有人在我正气门中,因此不能算是一般的世俗之事了。”

“什么!”许昊听到这话顿时眉头紧蹙,心中翻江倒海,他确实万万没想到霍家居然还有人在无上门派之中。

怪不得他们能这么快速的拓展势力!最终成为横跨大陆的商行,原来还有这一层保障,原本所有的不合理如今看来也就能够理解了。

“呼……”许昊笑了,眼眸之中透着淡淡杀机。敌人越强反而越有意思,无论如何,这霍家自己早晚都要将他们掀翻!

当夜。

许昊迈步来到廖家,廖家家主廖子杉坐在正厅内,魁梧壮硕的身躯散发着凛然霸气,上位者的气息汹涌,只是眉宇之中多了些许憔悴。

与以往不同,他居然亲自起身相迎!

“许老弟来了!”

虽然许昊的修为境界不够,但他的地位却与其他三大家族族长相差无几。云中城内第四股力量,依靠雷霆般的速度迅速统一地下力量。

这,已经堪称神话,无人敢于轻视!

“廖前辈。”许昊微笑,迈步拱手来到近前。

厅内除了侍女外没有别人,二人分宾主落座,香茶立即沏上,一切都自然简单。

“小兄弟。”廖子杉凝视对方,眼眸深邃,直抵人心,刚毅的脸庞给人泰山般稳重之感。

“这次叫你来主要是商讨下王赵两家提出的公开约战之事。今日廖元已经与你谈过了,不知可有什么具体想法?”

许昊脸色平和,却并未直接回答,而是反问对方道:“廖家主与王赵两家对弈许久,必然了解颇深,晚辈想先听听你的意见。”

“呵呵,好。”廖子杉微微一笑,没有任何推辞,朗声道:“对方采用三战定输赢的方式。首先一战便是第七层洗髓熔炼境的战斗,没有什么可说的,此役非我出手不可。”

“第二役乃是筋膜境的强者对弈,第三役则是练髓境。对方设置的规则很简单,高手不得去低阶赛场,却不限制低阶武者去高阶赛场,当然,没有特殊状况没人会做如此傻事。你锦医堂人员众多可高手却并不够。此役,看来也要我廖家独自扛下了。”

这话说的是事实,许昊这边不派人确实有失体面和尊严。

“第三役我来。”许昊毫不犹豫,接下第三场,自己练骨境的修为虽然不够,可只差一层的话,即便不用醉骨散也足以应付。

“嗯?”廖子杉微微蹙眉,他扫了下许昊,细细思量后道:“练骨境可是越级挑战,这绝不能意气用事,你可想好了?”

“当然!”许昊点头,紧盯对方说道:“其中利害我当然清楚,若没把握我绝不会选择出手。”

“很好!第二役我准备派廖武参战,他筋膜境的修为颇为稳固,根基坚实,战斗经验也很丰富,廖家之中他算是出类拔萃的。只是……”

说到这里,廖子杉话锋蓦然一转!沉声道:“只是我感觉此事并不简单,除了霍九江这个九层修为的强敌外,对方必定设定层层计谋。表面,谁输便要彻底离开云中城,可实际上王赵两家绝不会轻易服输!用出这一招,说明对方有必胜的把握。”

许昊默默聆听,眼眸阴沉。

直至对方说完,他才淡淡点头,喘了口气道:“廖前辈,此役本就涉及生死。我说过,霍九江有人对付,可此役成败后万一对方耍赖,我也不会让对方善终!”

战斗起来即便有再大把握,可敌人也不是吃素的,所有可能都要有所准备。

万一真的败了或对方使诈,将很可能是万劫不复的下场。8)

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
北京丰益医院具体路线怎么走
贵州癫痫病权威医院
蚌埠治癫痫病的医院排名
宜昌银屑病权威医院
分享到: